玻璃弹珠

∠( ᐛ 」∠)_

大概就是在上课时看到月亮特别黄(…)
突然就觉得好像柠檬饼干啊
于是有了原(基本套装)和觉(觉醒套装)的沙雕对话和p图
水平辣鸡


觉:“今晚的月亮…”

原:“很圆对吧。”

“不,很黄。”

原:???

“很像你。”

?!





其实我觉得那句:别人赏月,我赏属于我的月亮(好像是这么说的吧)也有那么点意思(嗯!


以及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俩

*十分ooc
*没有逻辑,完全是想到哪写到哪
*是小时候的そーちゃん



声音…发不出来。
这是壮五在想和他人交谈时了解到的情况。

他并不着急,因为他知道,没有人会在意他想表达什么,反正将来的路已经安排好了。

可与逢坂壮五聊天的小少爷却显得十分着急。父亲让他和fsc的未来继承人成为“朋友”,但只有他自顾自地在那不停说,对面也不回话。静默了一会还是决定跟在壮五后面,毕竟他不敢违背父亲的命令。
壮五也知道那位小少爷会跟着他的原因,就放任他走在身后。

整场晚会,壮五都没开过口,人们以为他只是害羞和沉默罢了,并不太在意。
一切结束后,逢坂壮志知道自己儿子的情况,叫人把壮五带到他面前。
门被敲响,进来的正是晚会上一声不吭的壮五。

“逢坂家教你的礼仪是这样的吗!对他人的问好都不愿回复一句!”
壮五低下了头,想张嘴解释,什么话语都说不出来,只能摇摇头示意。

“怎么?甚至不想和我讲话了?”
下属递来了纸和笔,壮五接过,快速写明了原由:不能说话了。

“不能说话?哼,正好,也不用像你叔叔那样唱歌了。来人,带少爷去医院看不能说话的原因!”

似乎是看不到壮五拼命拒绝的样子,逢坂壮志仍是一脸的坚定。

眼泪从脸颊划过,心中感到一份凉意。他知道,音乐,在这个家里是被禁止的。
逐渐收敛起对音乐的向往,在被拉出房门时嘴中轻声说着:“不。”

*ooc
*大概是看了 底特律:变人 后也想试试免费感觉的四叶环寻找受害者的小故事


“You are free.”

听到这句话后二阶堂大和放下了手中的酒,疑惑着握紧拳头,然后松开。
环预想中话语并没有出现,脸上的得意渐渐转变为紧张。
二阶堂大和从沙发上站起来,回头对四叶环坚定地说:“我会跟随你。”

“ヤマさん你不会真的是仿生人吧,好厉害!我一直都没发现。”环有些激动地说着。
坐在旁边的三月看不下去了,忍不住吐槽道:“喂,喂,大叔,不要欺负小孩子。”
“哈哈,突然就想配合玩一下。”
明白了这是一个谎言的环变得失望起来,就连衣服帽子上的猫耳都塌了下去。

“都说了不要欺负人了!”三月拍了下任然站着的大和。
在场的众人分成说教大和派和安慰环派。
上一个被free的逢坂壮五也过来安慰环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场面逐渐混乱起来(不)

冒险者的日常

*ooc
*辣鸡文笔
*自娱自乐
*舞者(并没有体现)环,吟游诗人+剑士壮五

“そーちゃん,肚子饿了。”环有气无力地躺在地上如是说道。
他们差不多有两天没有好好吃饭了,上一餐的食物还是在森林中采集的野果。
“对不起啊,环くん,没想到这次的工作会进行这么长时间,干粮没准备足够。”壮五有些歉意,想尝试着去鼓励他:“那我们就加油把蘑菇精找出来,然后回公会大吃一顿吧。”
“哦!”环听了后似乎恢复了一些精神,从地上站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土,做出一副随时迎战的模样。
壮五看他这样子不禁轻笑起来。
“有什么好笑的啊!”

“没有,没有,只是看到环くん努力的状态就觉得我也得认真起来了。”

“我们要赶快找到那个可恶的蘑菇精,让三月月做成汤喝!”

“好。”
语毕,壮五闭上眼睛,集中注意力吟唱起来,歌声诱惑着一切听到的生物。和他们两人耗了多天的蘑菇精似乎也受到了影响,从躲藏的树后逐步朝壮五的方向走过去。
一曲结束,蘑菇精反应过来时已经被两人前后夹击,没有退路的它看上去有些可怜,颤抖着伸出小手想求饶。
环见这场景有些于心不忍,视线移向壮五小声地提议:“そーちゃん…要不…”话还没说完,壮五抽出腰间佩带着的剑迅速刺向了蘑菇精的要害,它顺势倒下,而且没有要醒来的迹象。
把剑收回剑鞘中,壮五感觉到刚才有人说话,对一脸惊恐的环提问:“抱歉,环くん,没注意你刚才说了什么,能再说一遍吗?”

“不不不,我刚才什么都没说!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,公会里的人一定很着急了!”

“也是,出来这么久了,先回去汇报一下比较好。也正好可以把蘑菇精交给三月桑去烹饪。”
环又看了一眼失去生机的蘑菇,原本十分怨念的心情现在变成了同情,并在心中默哀了一会减少罪恶感,希望晚上不会做噩梦。
如之前所说的,蘑菇被拖回公会了。晚上他们就喝到了美味的蘑菇汤。

无尽夏

*ooc
*幼儿园水平
*即兴产物
*结尾超烂
*基本上都是对话

「そーちゃん,又下雨了」
「啊,真的。可能是快要到梅雨季节,空气也变得潮湿起来了。」
「そーちゃん」
「什么事,环くん?」
「今天看到了紫阳花,就想着总有一天会凋谢的吧。mezzo''也会和花一样、最后会解散吗?」
「…」「我不知道」
环没有回话。
壮五看着手机屏幕逐渐暗了下去,悲伤的情绪在心中蔓延开来。
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壮五的门被敲响了。
“そーちゃん,开门。”
迟疑了一会还是去开了门。没等壮五反应过来,环已经抱住了他,在湿冷的空气中,环的体温让人无法抗拒。
“…讨厌,讨厌そーちゃん……”
“对不起,环くん。”
松开了紧抱着的人,环脸上的泪痕一览无余地展现给了壮五。
“我…明明想和そーちゃん一直在一起的,不想的话就直说啊!”
“不是的!我也想和环くん在一起,至少到花期结束。”
“花期?是指紫阳花吗,那未免也太短了吧。”
“是…是吗,那下一个花期?”
“才不要,就不能永远吗?”
“哈哈哈,果然是环くん会说的话。是啊,只要紫阳花在的话每年都能开花。”